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争端前后的政策目标变化

争端前后的政策目标变化

在论坛上,刘世锦称,过去讲求速度优先,先定一个指标,其他指标顺着往下排。如今,中央提出质量优先。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,如果定得过高一点,质量指标就会缩水,也是不可持续的。所以说,不是不要GDP,而是不要低效率、低质量、不可持续的GDP。
 
因此,要适当调低对经济增长的预期。刘世锦表示,其实今后三年每年增长6.3%,就可以完成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两个翻番的目标。到了2020年以后,就是中速增长,大概在5%~6%。
 
至于如何“稳增长”,刘世锦称,现在面临的一个选择,是继续搞基建和房地产,还是搞真正的市场化改革?他认为,“稳增长”如果继续依靠两个老的抓手,可能靠不住,问题也会比较突出。而“以土地谋发展”的城市融资发展模式,从现在看来,已经逐步走到尽头,越来越不可持续了。
 
近一段时间,特别是7月6日中美贸易争端开启以来,对于经济形势的变化,中国更聚焦外部环境和外需。比如,在7月31日中央政治局召开的研讨经济形势会议时,就提到了“外部环境明显变化”。
 
高培勇称,面对经济形势的新变化,中国还要保持定力,践行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道路,有效提升消费、扩大民间投资,以冬奥为契机推动消费升级,实现京津冀一体化。这些都很重要,都要作为中国下一步发展必须追求的目标。现在的问题是,该如何在新的形势特别是在稳中有变的新形势下,实现这些目标,该如何去做。当前,政策建议主要集中在减税和扩大基建投资。
 
其中,减税有两个重要的标志特别值得关注,第一,不是总量性减税,瞄准特定部位、瞄准特定的群体而实施的减税;第二,所瞄准的不是扩大内需,而是降成本。
 
至于基建投资,中央所提到两个目标,即扩大需求和结构调整。十九大报告当中对于投资,讲的是发挥投资对于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。因而,扩大基建投资和十年前的思维理念和行动路线都是不一样的。